N N K

我喜欢这个封面
努力画画当咸鱼
cp洁癖严重不逆

根据梦写的一个小故事

              这是一个似梦非梦的故事。

                                             
                                         一  

         

      我和老爹从景点出来的时候已经快五点左右,因为是初夏,天不会黑的特别快,所以我们回大巴的路上还是白天。回去的路我是没印象的。我是属于路痴类型,陌生的路走过一次记忆就仿佛会刷新,再也记不得。这次是和老爹出去,他很会记事,找大巴的事我就完全托给他了。景点是在山里。出了山的景色也可以说是相当美。天空很蓝、空气很棒,周围高大的山区被稀疏的绿树所围绕,这里游玩的人也很少,很安静,和老爹在这里走着就像在水墨画里散步,不知不觉那种安逸的感觉在心里溢满,一想到城市里各种喧嚣烦杂,那种‘啊,要是永远能在这里走下去该多好’的想法不断在我脑中重复着。

  

      我跟着老爹就这么一直向前走着,渐渐的在视野的前方两边出现了浓密的树林,我开始怀疑老爹今天的带路是不是出了差错,问他,他也肯定是这么走没错。可两边陌生的树林就像提醒着我绝对不是这条路。我虽然是路痴,但是这种象征性的事物如果有的话我是绝对能想起来的。

     “嗨呀,这方向是没错的了肯定不差跟着我走就行了,说不定咱们来的时候真的没注意呢,就顺便看风景就好了啊,不远了,我记得就还有十分钟事,你看看前边林子口也不是很远出去就该到了。”老爹这么说着我心里可就是吐槽一圈。什么不远了,这万一走错路一会可就晚上了啊,山里没灯摸黑走路吗!你怎么这么自信你一定走对!


       其实如果不是赶着回去林子里的景色也是真心的不错。老爹是最激动的一个,我挺惊讶他的,一个成熟的老爹形象现在就像一个小孩一样。但是想想老爹平时除了工作就是去打麻将,在城市里哪有空去想着看这番景色。当然他激动的不止这林子里的一片绿。老爹拉着我,用手指头指向那个方向给我看,看到树林的平地里我惊呆了,这个地方竟然有孔雀!相当漂亮的孔雀,它没有开屏,但是这也掩饰不掉它的华丽。接下来的我看到的那些什么我都记不清了,老爹像个小孩子一样拉着我跑看好多新奇的小动物,只是老爹速度很快我过了一眼就再也没印象。就当我们跑着时候,我无意看到的那个动物,只是一眼,就仅仅那一眼我却再也没有忘记。那是只狐狸,它不是普通的狐狸,它的皮毛是火红色的,而它的身上开满了大红色的花,花蕊是黄色,眼睛是棕色。好美的狐狸,词汇贫穷的我再也找不出所能够形容它的。而看到它时,我能确定它也在看着我,就好像它在和我说什么一样,可是我只看了它一眼并不能跑回去再看它了,我没有让老爹带我回去看它,总感觉这个地方过于美丽过于诡异,这个地方不能待久,这大概就是所谓人类对未知事物的一种恐惧吧。

 

       因为跑着看小动物,我们出树林还是很快的。可是出了树林,眼前的事物我就肯定我们错了......

    

  

      在我们眼前,除了脚下的路,两边是非常大的湖,美丽的湖,翠绿的清澈的要命湖,稍微远也能看到湖上的大石头带动着湖水向前流动。尽管非常美但我们没时间去欣赏,因为太阳马上就要下山了,我们走错了路,可能离着大巴已经很远了!

   
    “我就说走错了你还不信,现在怎么办啊!”我向老爹抱怨,老爹也是满脸疑问:“唉?对劲啊应该,咋不是这条路了?”

   “回景点重新去找啊,这山里没灯不回景点服务区咱就完蛋了!”我很着急的说着,老爹知道自己带错了也没办法只能回去了。

    回过身,我就知道我们回不去了,刚刚出来的那片树林我俩就多走了几步而已,就几步,它就这么的消失了,变成了和前方一样的湖。

  

    我感觉可能老天听到了我之前的想法,那个不想回去的想法,我们被困在了这个诡异的地方.........

                                                 二

  
    我和老爹就仿佛陷入了僵局。前后都是这样的路,前面不知道什么样。但是往回走说不定就要去到另外的地方。好好的树林消失就已经够恐怖的了,我问着老爸的意见,他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要不就往前走吧,后面感觉更恐怖......”一时拿不定主意的老爹也只能接受我这个提议。我俩再也无心路上的好风景,老爹一定和我一样内心不安。这种非科学的事情怎么会发生,难道是时空发生了什么转变?我试图想用一些科学去解释,然而我只是个外行,什么都想不出。太阳开始下山,我俩还是没有走出这片湖地,翠绿色的湖水被夕阳染成了橘色,再美好的事物,也抵不过未知带来的恐惧,可以说我现在怕的不行了,我紧紧的搂着老爹的胳膊,需找一些安全感。我该庆幸老爹在身边,如果是我自己一人的话内心可能早已坚持不住了吧。

    “爸,你怕不啊?”

   “再怕也得护好你啊!”

   “......”我不知道说什么了,老爹总是这样为我考虑。不管什么,都是。

   感觉大概走了十分钟的样子,我和老爹停住了。

    没有路了。


   是的,就是没路了,湖地的尽头还是湖地,没有人走的路,彻彻底底的一片大湖泊。这是老天逼迫我们一定往回走吗?

  “怎么办?”我问。

  “回走吧。”

   就是被逼到这样境地的我们,要往回走的我们,能过人的陆地竟然开始慢慢涨水了!

  “快走啊爸,这地方越来越不对劲了!”我慌了起来,照这样情况会死的吧,我这样一边想着一边 拉着老爹使劲往回跑。水并没有因为我们的加速而变少 ,现在已经没到脚脖子了!怎么办怎么办,我的脑子像一只仓鼠在转轮一般疯狂运转着希望快点想到办法,怎么办怎么办这句话也在我的脑中重复着 。


  “两人跑太慢了!我背着你咱俩好快点!”老爹急忙说道。

  “不行!你这么大岁数还背我,跑两步就不行了,你就跟着我快跑吧!”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想怎么彪要是我们真的回去了你还不累死啊我心里吐槽着他。

   也许是命好吧,我们前面能走人的水路开始慢慢扩大,水很浅我能看得清确实能走人。我并不认为那是它跟着我们变大,而是之前本来就有,然后被水淹没的。我和老爹停在这里,感觉在跑下去不知道还要没有这么宽敞的地方,我们找到一块大石头坐了下来打算歇脚。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没有灯的山里是非常可怕的,再加上到脚踝的水,很难相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可能我和老爹也是累糊涂了,竟然忘记手机这件事。我示意他打电话然而掏出手机却发现没有信号。老爹打着手机的灯光,希望能有人看见,我说你别了,就这鬼地方别人没来找了一堆不该来的,快合上吧你。灯光消失的瞬间我的心也就沉下去了,就像刚刚跟老爹说的这鬼地方要是有人来那就真见鬼了。我把这想法说出来老爹就说我,那咱俩不就成鬼了吗?你看咱俩就来了!

    “......”


     在老爹肩膀上眯了不知道多久,水也渐渐的快没到了膝盖。我知道,再这样下去如果没人来救我俩估计就是喂鱼了。早知道就不来了,这个想法冒出后脑子里就又浮现出白天看到的那个花狐狸。真是个好看的狐狸,好看到我要用命去看一眼。

   ‘刷拉刷拉’隐隐约约我听到了划水的声音。老爹这是闲的无聊用脚划水吗?不!不对!老爹根本就没动腿啊!我小声的问他!“爸,你听见了没!”老爹嘘声对我示意叫我别说话装作没人,我挺住呼吸,恐惧感急速上升,除了那个划水声我甚至听到了我的心脏在快速跳动。

   “哎!那边是不是有人啊!”挖槽!是人,人的声音!还真踏马有人来这个鬼地方,等等,鬼,不会是鬼吧!脑子里的乱七八糟一下子涌出来,我拍拍老爹问他该怎么办,老爹小声地跟我说没办法,这样下去也是死,如果他真是阎王爷跟他走倒不至于淹死。我心里一万只神兽呼啸而过,这是个什么理论啊!

                                       

                                         三
  
 

     喊我们的人听声音像个快六十的大爷,听起来挺沧桑的。

  

    “大爷,这边这边!有人啊,我们遇难了!”这个大爷在我看来非常诡异,因为我们没有光亮他自己也不打光就能准确无误的找到我们。

   “不想死就跟我走吧,我送你们回去。”大爷真这个好人啊,我内心感动着然后问出了只有恐怖小说里才有的经典台词:“大爷,你咋不打光呢?”大爷听了我的话哈哈大笑:“我就是天天在这山里走夜路习惯了,而且啊,小姑娘,这山里打光保不准引来什么不好的东西啊哈哈!”得嘞,刚刚我教育老爹的话到我身上来了。老爹还是很理性的,他问大爷关于这里的事问大爷哪里人之类的,大爷都是打着哈哈说等到他船上自然而然会解释清楚的。我俩跟着大爷,大爷说到船哪里,船那边会有灯光,方便划船才安灯。这特么更像带着你去不好地方的节奏了好吗!大爷仿佛猜到了我的心思,又开始笑了起来:“哈哈你们别想多了,我说送你们回去就是送你们回去,你大爷我这几十年都没骗过人!”

     跟着大爷不知道拐了几个弯直到水到我的大腿根才看到了那个大爷所说的船。那个船亮闪闪的,样式和我去故宫里过水桥的那个船差不多,只不过规模很小,能坐十个人差不多,挺破的。那个灯就跟圣诞树上挂的彩灯没什么区别。

     “我说大爷您这灯也忒寒酸点了吧。”我俩站在船边打量着大爷的船。

      “嗨,我又没啥钱,买那么好的干嘛,你瞅瞅,照亮路还是可以的。”大爷示意我俩上船,老爹先上去的,老爹个子不是很高,但是灵活度不差,他一个翻身就上去了。老爹上船后就直接把我抻上来,我挺轻的所以很好拉,大爷就在旁边就笑话我该多吃点。

       上了船我才看到船上不只我们三,还有四个人,两个老妇女一个小年轻和一个中年男人。大爷说他们也是迷路了正好被他看见就送他们一程。我和老爹没去找他们说话,因为其中一个妇女正在和那个中年人吵架,还是用着不知道哪里的方言。我和老爹坐在前面,就在大爷旁边。这时,大爷说做好要开船了,我和老爹才正经的松了口气,看着大爷一下一下的划着桨,竟觉得真正的困了。我掏出手机看了时间才八点多,心想着睡会就到了。

     “小姑娘别睡呀!”大爷说着

     “为啥啊?”大爷的话让我提起了神。

    “哈哈,你看呀!”大爷指着前方,借着船上的灯光,我看的清楚。前方的湖面竟稀疏开着紫色大花,支撑着花浮现出来的是一根根大拇指粗的花藤,一根藤上只有一朵花,但花藤却有些细细的小花藤,船离着近了竟能闻到淡淡的香气,从没闻过的味道,比我那个淡香香水还好闻!

      我往船边缘靠了靠,大爷就好想知道我的心思一样可以把船停在了一朵花的旁边。我抱着花径让花凑到我鼻子旁,我让老爹也凑过来闻闻,问他知不知道这时是什么花,老爹摇头表示没见过,问大爷,大爷说并不知道。我问大爷可不可以让我折了一只让我拿回去种水里,大爷说可以,不过前提你要是真能带回去就好了。我没听懂大爷什么意思,老爹把包里带的水果刀拿出来帮我折了下来,捧着这朵花问着这个香味很安逸。有这朵花的话我就能想起来这里发生的一切了吧。

    
       老爹接着询问大爷关于这里的一切,包括我俩的所见所闻都告诉了他。大爷一下子絮絮叨叨说了好多,我跟老爹真的是吃了个大鲸鱼,我脑子整理了下,总算是能接受的这个事实。

    
        大爷说他从小就跟着他爹在这里生活,从小就跟着他爹帮着这边迷路的人。听大爷说这地带因为很奇特,怪事常常发生,而且每个人遇到的都不一样,我俩的事也是他头一回听到。我问大爷那为什么你没遇到呢,大爷说这也是奇事,他和他爹就这么相安无常的过来的,他爹也是跟着他爹这么过来的,祖祖辈辈,到底为什么来做这个摆渡人从他爷爷那辈儿就忘了。我想了想问大爷,那之前我们被困在湖那边您不也在呢吗,可大爷却说他并没有看到湖也没有在水里的迹象,发现我们的时候只是在地上坐着。我说这就奇了怪了,大爷说确实奇怪,还问我你信不信每个人看到的东西其实是不同的。老爹就说他:“大爷你就别瞎扯了,越说越奇怪了”大爷也是哈哈着,信不信有你们。

         我对于奇幻的事总会好奇,哪怕不是真的也行,有时候这种事可以让我作为一支素材让我去幻想。

       “那大爷像您现在看到的也和我们不同吗?”我问。

        “对啊。”

       “那您刚刚不是提醒我看前面的花不是吗?”

      “我只是提醒你看前面,我并没有明确说花。”事情变得越来越迷。仔细回想下刚刚和大爷的对话好像他真的没说到花这个事。

      “那您现在看到的是什么呢?”我好奇的问。

     “不能告诉你啊哈哈。”切,还真是小气。其实我还是蒙着呢,我问老爹,但老爹却和我看到的是一样的。弄不懂弄不懂。

      随着船向前行驶,紫色的花一簇一簇被我们的船越过,微微徐风带过的清香实在不敢相信这一切是幻觉。

   
      “啊!”老爹听到我的惊呼问我怎么了。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跟老爹说我刚刚,就那么一瞬,在那个边上看到了几个佛石像,被紫色大花簇拥着,具体什么样子没看清。老爹说他刚刚闭着眼睛休息并没看外面。大爷跟我说这是好事。虽然我不信佛,但能碰见说不定是真的会出现好事也说不定呢,我暗自欣喜。

                              

                                            四

       船又行驶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此时我们早已经穿过了紫花丛,大爷说不远了,差不多十分钟就能到了。我知道,这段不可思议的危险旅程马上就要结束了,一切都是我们所臆想出来的吗,曾经所看到的美景都历历在目:危险而又美丽的湖地、不可思议的树林和小动物们、还有那个火红花狐狸。那个花狐狸!那个像是要对我说什么的花狐狸,那双棕色的眼睛。我敢肯定如果这一切都是臆想,那只花狐狸绝对不是!当我正想再去问大爷时,大爷已经把船靠了岸。

       “你俩上去吧,到了。顺着这个桥的前方一直走,别回头,就会到你们那里。”我被老爹带上了桥。我让老爹等一下我还有很多问题要问那个大爷,我们还什么都没说他为什么知道我们要去哪里,他是一开始怎么找到我们的,那个花狐狸他到底知不知道.......

       等我想开口问时,河面上哪里还有船,只有淡淡的薄雾在河面围绕。我的心里留下了好多遗憾,我应该在船上就该多问问着。我和老爹开始过桥,老爹恐怕也是不想再出岔子了,一边走一边嘱咐我千万别回头。我和老爹说了留在我心中的遗憾,老爹说没什么遗憾不遗憾的,有些事并非要全部弄懂,如果全弄懂得的话倒没什么意思,不如给他留下一层纱,保留那份神秘。老爹说的不差,这份神秘我想我永远忘不掉的。

                              

                                         结尾

 

     
        我和老爹过了桥,有一分钟还是懵逼的,这是哪?人很多,来来往往的。我环视四周灯光闪烁店铺琳琅满目竟有一股熟悉感,老爹最先反应过来:“这不是咱们一开始坐大巴来的的美食古镇嘛!”哦,对!我想起来了,我们住的旅馆在这里啊!那个大爷直接把我们送到这里来了!

       “啊!没了!”我惊呼,我手里捧着的那个紫花没了。

       “爸,你看见的,那个花我确实带来的!”我想到了那个大爷好像说过我带不走紫花......我希望得到老爹的确认,可是老爹回应我的是他没印象了。.不对,我感觉我的脑子里也好像对那场旅行变迷糊了,这是怎么回事。连最后证明这场旅行的证物都没了吗....这时老爸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导游打来的,此时已经快十点了,导游问怎么回事,老爹支支吾吾的就说提前回来了在这里玩呢。手机里导游说着对我们的担心以及说下次再这样我们就要承担全部责任。

        老爹挂断电话,说咱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折腾了好久又困又饿的。我也是这么想的。然后老爹掏了掏包说不好钱貌似丢了,大概丢了三百左右。老爹一脸绝望。我说又不是吃不上饭,你是累糊涂了吗,手机支付啊!

      我指着他的手机,又晃了晃自己的手机。


      “我想吃肉!”我拽着老爹就向前走。

      “没问题!”

       这是一个似梦非梦的故事。

      多年以后我可能会忘掉这段旅程的全部,但我永远不会忘,那个紫色的花和神秘的大爷还有火红色的毛,身上开满了红色花瓣黄色花蕊,棕色眼睛的狐狸.......

评论